20140118-1

理查德·施特劳斯诞辰150周年与广州交响乐团

理查德·施特劳斯(以下简称施特劳斯)是幸运的。

施特劳斯生得逢时,比瓦格纳、威尔第晚出生51年。因此,他的诞辰150周年避开了两位歌剧巨匠的200周年。而且,他能以瓦格纳的“继承者”的姿态,抓住纪念瓦格纳诞辰的尾巴。

施特劳斯在活着的时候,已经在作曲及指挥方面赢得了社会的认可。以至于我们目前认为“更伟大”的马勒,当年也对施特劳斯私下表现出“羡慕嫉妒恨”的情绪。1902年,马勒在给妻子阿尔玛的信中写道:“当他的时代结束,我的时代终会来临。”而这个“他”正是指当时如日中天的施特劳斯。马勒一句带有潜台词的名言“我的时代终会来临”,在20世纪中叶起应验了一半——我们的确迎来了“马勒热”。而施特劳斯,凭借他的卓越贡献,依然能活在我们的时代。

施特劳斯的音乐离我们的时代更近,以至我们差点忘了,今年也是古典大师C.P.E.巴赫的诞辰300周年。

但是,施特劳斯在中国,长期以来,却是另一番景象。

理查德·克莱德曼,钢琴王子,金发蓝眼,《秋日的私语》等流行钢琴曲曾红遍大江南北。小约翰·施特劳斯,圆舞曲之王,大八字鬍,《蓝色的多瑙河》年年奏响各大新年音乐会。理查德·施特劳斯,没有封号,相貌平平,没有首本名曲,姓名虽是前面两位红人的组合,但他在中国的知名度却与其艺术成就不成正比。

以诞辰150周年为契机,推广施特劳斯的作品,成了国内乐团在2014年的一项重要工作。

1月18日晚,广州交响乐团的纪念施特劳斯诞辰150周年音乐会“马拉松”打响。这个由四场乐季常规音乐会加上一场室内乐音乐会组成的“马拉松”,曲目上涵盖了施特劳斯的艺术歌曲、室内乐、交响诗、协奏曲、管弦乐组曲。从音乐会规模及曲目广度上看,广交的施特劳斯诞辰主题音乐会,乃今年国内乐团之最。

施特劳斯是位多产的作曲家。作为从勃拉姆斯阵营投奔至瓦格纳阵营的“叛变者”,他的作品风格及体裁都非常多样。他的交响诗,更是管弦乐的巅峰之作。意大利指挥家扎内蒂与广交的合作,展现了施特劳斯作品丰富的管弦乐色彩和鲜明的和声层次,为本次“马拉松”开了个好头。

今晚的其中一个曲目是施特劳斯的《玫瑰骑士》圆舞曲。虽然有观众是冲着“施特劳斯的圆舞曲”而购票进场的,但希望这种“误打误撞”,让国内的观众认识一位真正伟大的施特劳斯——理查德·施特劳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