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bado

阿巴多——我的音乐信仰

阿巴多离开了,我不感到震惊。去年底订票的时候,琉森音乐节的朋友已经跟我说今年夏天的音乐会是也许会取消的。只是想不到,他的离开,来得有点快。2009年至今,我的六场音乐会体验,成为了永恒的记忆。

2009年,马勒第一交响曲的第四乐章,让我第一次听到繁复的和声及配器结构里每一件乐器所发出的声响——原来交响乐也可以像室内乐一样玩。

2009年,马勒第四交响曲,让我第一次感受到音乐结束后依然飘在音乐厅上方的天国之声。从此,我抛弃了唱片和音响,把时间和精力全部投入到现场音乐会中。

2010年,马勒第九交响曲,让我第一次在第一乐章不到5分钟时就感动得泪流满面;而音乐演绎完成后,那接近5分钟的全场的宁静,让我只能相信,这就是音乐的神迹。

2011年,布鲁克纳第五交响曲,音乐所构造的宏伟建筑,让我第一次对伟大艺术产生了高山仰止的崇敬之情。

2012年,埃格蒙特序曲,让我第一次被音乐开始瞬间的第一个和弦所打动。

2013年,“未完成”的舒伯特第八(目前被称为第七)交响曲、布鲁克纳第九交响曲,成为了大师的“天鹅之歌”。这套未完成的音乐会曲目,也许是大师的精心安排。

2014年,大师的离开,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和偶像道别。

感谢几年以来,大师在现场音乐会中带给我的永恒的感动。感谢大师的音乐,让我把艺术作为信仰,并让我成为一个彻底的有神论者。